返回 最新 加书签 排行榜 首页
关灯
护眼
字体:

辅宋第三十九章 交锋

上一章 目录 下一页

    东京城内,两日来朝堂热议的问题,说来复杂,其实不怎么复杂。一笔阁 m.yibige.com

    但把皇帝牵扯进去,任多么简单的事,都会变得复杂起来。

    说到什么问题,主要矛盾还是三司拨发钱财分配之事。

    丁谓和林特这两位年前刚刚被任命为三司使和三司副使的三司主吏,也是在一月前,得皇帝的首肯,向朝臣宣布,正式被任命为修建玉清昭应宫的正使和副使。

    玉清昭应宫的初步建设方案已经得匠工们设计完成,皇帝的意思是明年选个良辰吉日便开始建设。

    可匠工们根据李贤数月前编写,并通过实践的《工程制图》内的建模理论进行估计,外有三司自行评估,单是完成玉清昭应宫的整体建设,至少要花费掉大宋两年的国库收入,工期更是要十余年之久,需召集民工数十万之众……

    所以,要完成皇帝的任务,尤其丁谓和林特一心要为赵恒办成此事,便打算从今岁开始“节约”。

    偏偏李自明受命的河堤和防洪设施构建工作也到了实行阶段,亦是需要大量的钱货支出,三司为此拖欠下来,事情最后不得不闹到朝堂上解决。

    虽说李自明刚转为京官不足一年,但在这次的事件上,御史言官,包括不少的中高层官吏都站在了李自明这一边。

    “以上,乃臣肺腑之言。

    且臣不才,读过圣人书犹记《孟子》中的《尽心章句下》有言:民为贵,社稷次之,君为轻。

    是社稷百姓重要,还是宫殿建设重要,请官家明鉴!”

    崇政殿内,李自明面不改色地说完自身想法,再三言之当以社稷重之,先民生,后皇家私利,便退回了自己的位置。

    人有了自己的坚持和信念,才能活出自己的色彩。

    幼子李贤曾多次告诉他不能和皇帝作对,更是暗地吐槽皇帝赵恒也是小心眼,尤其近些年来,澶渊之盟后,皇帝的性情大变,不再是咸平之治时的圣天子。可李自明坚持本职工作,为民生之上,不觉地自己应该退却,才有了近半月来,连上七封奏书,言之民生之多艰,先民生水利后君王己私。

    关于皇帝极力主张的修建玉清昭应宫之事,李自明到没直接反对,只是明言,应将之放在百姓民生之后。毕竟一月前,以执宰王旦的重臣们,连续五日亲往崇政殿请皇帝放弃此事,但赵恒连面都没让他们见到。

    计划开春后的泰山封禅之事,最后更是连执宰王旦都不说什么了!

    可怜见的今夏受灾的百万百姓们,似乎灾害过后,大宋又恢复到了歌舞升平的时候。

    李自明掷地有声的谏言传遍了整座崇政殿,因为皇帝坐在高高的座椅之上,又没有人敢直视天子,即便如此,朝堂上的臣子们,也不难想象皇帝在听闻了素被人称作“李老实”的李自明的强烈措辞后,脸上会有多难看。

    本以为三司中的丁谓或是林特会出列反驳,维护赵大官家修建宫殿的正义性,但让人没想到的是,出列的不是两人中的任何一人,是在朝堂上素有清誉,现龙图阁待制、刑部郎中陈彭年。

    陈彭年的生活非常节俭,任职上更是勤于职守,鞠躬尽瘁。今岁主张科举的糊名制,便是他提出的。

    陈彭年人长得有些瘦,他出列后,先是向皇帝行了一礼后,这才看向李自明:“李侍郎,玉清昭应宫的建造时间破旧,三司当先预算并无不妥。

    且你方才说三司故意克扣,陈某却不认同。我也听丁相说过,前几次李侍郎建设堤坝,清理河道,三司的放款可以说非常及时。

    今岁又有大水来袭,国库的钱财都用来赈灾,所存不多,甚至官家连内库的钱,也都拿来赈灾了!

总裁爱拔毛怎么破 红鬼是我童养媳? 重生为后不贤 走两个崩一双 邪不压正[修真] 

上一章 目录 下一页
 
 
 
语言选择