返回 最新 加书签 排行榜 首页
关灯
护眼
字体:

辅宋第四十章 托梦

上一章 目录 下一页

    托梦本就是玄之又玄之事,何况是太祖和太宗两位皇帝!

    一听讲起二帝托梦,崇政殿内的不少三朝老臣,竟暗自抹起眼泪来。一笔阁 www。yibige.com 更多好看小说余者更是大气不敢喘一口,似乎是担心风吹草动会将张齐贤的梦境给打乱一半。

    皇帝赵恒崇道,相信一梦一思皆有深意。他心中非常好奇,太祖和太宗托了何梦?缘何托梦?会不会和他的江山社稷有关?

    当然眼下,他亦是怀疑张齐贤是不是借题发挥?假意托梦、实则规劝之,让他打消修建宫观?做这等“假私济公”之事?

    不等赵大官家主动发问,下方见赵恒沉思的丁谓当即出列,看向张齐贤,目光灼灼:“不知二帝给右仆射托了何梦?右仆射当知晓在君前,定无戏言之语!否则便是欺君之罪!”

    皇帝赵恒能想到的,丁谓同样能想到;皇帝不能说的,他丁谓为了内心的权势包袱,以迎奉圣意,便也不怕得罪谁,自可以开口说出皇帝想说的话……

    只要把握好一个度,把握好皇帝的心意,任你三朝元老,还是当朝宰执,何惧之有?

    这些年,丁谓看明白了,无论你多么聪明能干,若朝中无人举荐,便想在官场出名是非常困难和缓慢,他前些年便开始于寇准交好是为此。但宰执轮流做,下一年或就换人了,皇帝却只有这一个,与其煞费苦心地结交朝中大臣,还不如使劲抱住皇帝的大腿。

    人生而,或为权,或为名,年少成名,入仕以来政绩斐然,百姓称赞,现在他丁谓已不缺名,为的便是权!

    一些朝野寥寥的骂名,他自不在乎!

    张齐贤淡淡的看了眼丁谓,多年前的丁谓还是他眼中的天才,地方上的好官,自从入了京城后,人变得越来越让人陌生。

    不单单是他,李沆生前亦是与他和寇准说过丁谓有才,但心术不正,非贤能之臣也!

    但张齐贤也不愿意把这么一个人得罪的太狠,他半截身子都快埋入黄土了,可张家还有很多子弟。虽说张氏朝中关系复杂,任谁也不敢直接打压。张齐贤见惯了官场风云,自是知晓有些小人背后使的手段,比伪君子更为恶毒。

    他的做法很简单,随即转过头,无视了面前丁谓的责问。

    又向皇帝行了一礼,一扫周身的重臣:“太祖和太宗托梦时,老臣犹记得,当时天昏地暗,大雨磅礴,雷霆闪耀,二帝飘于空中,老臣急忙匍匐下首跪拜。

    抬头一看,只见太祖指着一座雕刻着满是瑞符的宫观,摇了摇头。太宗则是手往空中一挥,那些瑞符之物,全部消失。

    天色瞬间恢复清明,日头普照。”

    张齐贤继续皱眉苦思道:“老臣昨夜梦中惊醒,便坐于床头苦思二圣托梦的深意。忽的想到今岁开封有洪涝之害,受灾百万。

    官家前段时间又专门明日督建宫观,冥冥中,只觉二者似有联系。

    老臣怀疑,二圣之所以托梦,恐是担心上帝震怒。无视民生大修宫观,有损自谦之理,亦有违背奉天之意。

    故而,老臣一早便来上朝,又有方才之语,请官家三思!”

    张齐贤说完后,不多赘言,退回了原位,闭目养神。

    但经过他这么一说,朝堂比之刚才更为热烈,不少人争相议论起来。

    “二圣托了如此之梦?可不就是大规模建造宫观,劳民伤财,上天不许吗?所以今夏的洪涝便是征兆?”

    “依苏某看,要是逆天而行,恐有更大的祸患,今岁是涝,明年说不定就是旱……”

    “唉,你们说,要是张相能早些梦见就好了,让朝廷早有准备,开封乃至于洛阳多地,也不至于今岁受灾这么严重

末世冰火之心 琅琊榜 穿越之天敌夫妻倾轧记 重生医道娇妻 穿越奋斗之幸福生活 

上一章 目录 下一页
 
 
 
语言选择