返回 最新 加书签 排行榜 首页
关灯
护眼
字体:

辅宋第八十二章 不是那种人

上一章 目录 下一页

    看到丁谓这个名字,李贤的眼神顿了顿。笔砚阁 www.biyange.net

    这个人,他也熟。

    有人说他是北宋名相,也有人说他是一名不折不扣的佞臣。综合来看的话,世人对他的唾弃多过对他的称赞。

    但有一点颇受世人的认可,那就是其之才能!

    无论是作为一名文学家,还是作为一名政治家,丁谓都是一位才高八斗的人。

    让他想不到的是,现当下寇准和丁谓的关系好像很不一般。但在宋真宗后期,寇准重回中枢为执宰,最后就是丁谓诬陷寇准的。

    世事难料,谁又能想到多年后反目成仇的两人,此时是如此相熟,寇准又对丁谓如此信任!

    李贤打定主意,为了老父亲,这次就算去拜访丁谓,也只是单纯请教他关于水利方面的建议,以后要少打交道些,他与王钦若等人可是后世恶名累累的“五鬼”。

    免得后人在史书上给他留下骂名,如:李贤者,五鬼之党羽也。

    “你认识谓之?”寇准察觉到李贤在看到中间收件人时,忽然沉默起来,故而疑惑问道。

    谓之是丁谓的小名,非亲密者会如此称呼。

    李贤一个激灵,将信件揣入怀中,点了点头:“如先生所言,学生确实认识丁公,于华州时,就多听旁人说丁公的才学,书过目辄不忘。

    但,丁公不认识学生。”

    寇准不疑有他,至少当下,朝中对于丁谓的褒还是大于贬的。

    不算其之才学,单是淳华年间,安抚峡路一带的边民,以及景德元年巧渡黄河,这两件事就能看到丁谓在政务上的手腕和能力。

    这也是为何数年前丁谓主动交好寇准时,寇准亦是对丁谓多加赞赏,且向大宋官家推荐的原因。

    “谓之的才学确实在我之上,待人向来宽厚,你之诗赋问题,今次也可以请教与他。”寇准回道。

    李贤称了声是,暗道那是丁谓对你这个前大宋相公,巴结拍马屁是必然的。

    他只是个无名小卒,这次拿着寇准的书信,能不能见到丁谓都不一定。

    收拾好书包,离开国子监前,李贤免不了向同窗说下自己有事要请假离开一段时间,让他们不要想念他云云。

    而在回了李园后,李贤便坐上早就收拾好的马车,招呼着腊月和南温他们准备上路。

    走过洛阳的街道,路过吕府的时候,李贤想起了前一段时间老爹在信中提过,再过一个多月,就是吕蒙正的寿辰,让他携带礼物去拜访一下。

    信中没说什么礼物,这次返回开封,正好和家人再商量一下。

    且说老爹和吕府中间定是发生了什么事,很可能和当年老爹背着包包蛋蛋入京考试有关。

    能肯定的是知情人不多,李贤这段时间在国子监忙碌着课业,也没时间去打听。

    下次的吕蒙正寿辰,正是一个机会。

    “爹到底藏着什么秘密?”

    李贤百思不得其解,又想到了尚在吕家家学求学的小富弼,索性靠着摇摇晃晃的马车上,缓缓入睡。

    夜幕降临,一行人随路边找了个房舍,将就了一晚。

    次日清早再次上路。

    他走的这条大道,不远处就是汹涌的黄河。靠近开封一些,被农人门划分成一小块块。

    去年开始,在水泥和风转水车的作用下,当地农监已是按照朝廷的要求,修建了不少蓄水的水库,再由水车带水灌溉。

    农田里种的也不是别的,正是今春开始大面积推广的占城稻。

    占城稻相对于传统稻谷,早熟,高产,耐旱。唐末五代由占城

糊你一脸春泥[剑三] 他们说我老公是坏人 一生一世,黑白影画 [综]千重叶 [古穿今]娇娇女 

上一章 目录 下一页
 
 
 
语言选择