返回 最新 加书签 排行榜 首页

汉阙第255章 以德服人

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

    

    在辛武贤看来,羌乱是一团乱麻,河湟地方不大,羌人种姓倒是极其繁多。笔神阁 m.bishenge。com

    

    这就如任弘来赴任前,在上林苑听赵充国说起的“羌人所以易制者,以其种自有豪,数相攻击,势不一也。”

    

    一盘散沙的局面,使羌人想要联合很难,先零起头就有罕开、烧当等拖后腿,很难一下子对大汉构成致命威胁。

    

    但任何事物均有其两面性,汉朝对付匈奴,盯准大单于打就行了,顶多薅一薅左右贤王。可面对羌人这上百大种,几千小落,专门管戎狄事务的典属国官员也是一脸懵逼,不知该如何下手。

    

    打死一堆又从山里冒出来一堆你连名都没听过的,想谈判……山头林立的,有时一个月换一个首领,昨日的大部落今日就散了,该找谁谈?

    

    故辛武贤的提议“与其按下葫芦浮起瓢,诛之不尽,虽降复叛,还不如一刀切了痛快!”

    

    这看法倒是与历史上东汉凉州三明里的“纪明”段颎有相合之处,但虽是简单粗暴的杀杀杀,可人家段颎有过硬的军事能力在,足以一举平定西羌、东羌之乱,杀得羌中“谷静山空”,且不论手段如何,起码效果挺吓人。

    

    但任弘不觉得辛武贤有这本事。

    

    更何况辛武贤不知从哪学来了非我族类、戎狄豺狼这两句话,这时候说出来,无疑惹怒了对面的金赏,他们家可是匈奴休屠王之后,典型的归义汉化分子啊。

    

    我金家两代忠臣,为孝武皇帝挡过刀,为今上登基保驾护航,兢兢业业毫无异心,学诗书,识礼仪,封列侯,比汉人还汉人,哪里豺狼了?

    

    “这老辛,没情商,没前途啊!”任弘心中暗暗给辛武贤下了定论。

    

    果然,金赏立刻出言反对“诸羌既已投降,何必再行杀戮,若按照辛都尉之策,非但不能平息羌乱,更会让诸再度反叛,是何居心?”

    

    金赏也开始人身攻击了

秦吏  春秋我为王